我国综艺这十年(四):户外真人秀盛极而衰?

发布日期:2019-08-03 01:04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真人秀的明星资源是有限的,引进节目的“套路”也迟早有玩遍的一天。当节目一味复制成功节目的“套路”,创新力难以承载观众的忠诚度之时,审美疲劳就变成了观众弃之而去的最大理由。

  几年前打开电视,你会看到明星们坐在大气豪华的演播厅里畅谈“艺术人生”。如今的电视荧幕上,这些明星早已走上街头,或带娃出游,或组团穷游,或在诸多关卡前急得焦头烂额。不知不觉间,曾让人望而却步的户外真人秀,成为了时下最热门的节目类型。

  较之于日韩、欧美国家户外真人秀的风生水起,我国户外真人秀的发展历程可以用“命途多舛”来形容。早在2000年,我国已诞生首个户外真人秀节目《生存大挑战》。当时可能不会有人想到,距离中国户外线年,《爸爸去哪儿》开播,引爆了户外真人秀的热潮。随后,《奔跑吧兄弟》、《极限挑战》等多档现象级节目陆续“出世”,一时间户外真人秀井喷,引来林青霞、周迅、黄渤、郭晶晶等各界明星大腕纷纷试水。

  仅仅过了三年,户外真人秀就显出了颓势,同质化、套路化的节目受到观众诟病,“限真令”、“限童令”、“限洋令”的发布又给这些节目套上新的“枷锁”,一度爆红的户外真人秀如今迎来了成长中的“阵痛”。未来的户外真人秀将走向何方?或许我们可以从它十余年的发展历程中一窥究竟。

  当观众厌倦了电视剧中乱撒狗血的剧情,厌倦了演播厅里明星的一本正经,观众需要一个接近真实,没有剧本,也没有演员的节目,这就是线余年之后,中国户外线年迎来了属于自己的“黄金时代”。

  中国的户外线年,广东卫视自制节目《生存大挑战》开播,迅速成为了国内各大电视台的模仿对象。随后,《峡谷生存营》、《走入香格里拉》等多档野外生存节目相继出现。但好景不长,尚处于发轫期的户外真人秀节目,迅速被如火如荼的选秀节目挤下了电视主流市场。

  此后,电视荧屏上虽然出现了不少闯关竞技类节目,如《智勇大冲关》、《男生女生向前冲》、《活力大冲关》等,但因存在同质化、过度娱乐化等弊病,没能在电视市场形成足够的影响力。

  2013年,《爸爸去哪儿》一炮而红,不但挽救了湖南卫视当年的收视危机,还将户外真人秀再度带进了观众的视野。《爸爸去哪儿》节目版权引自韩国MBC电视台,从首播起就创造了收视高潮。整档节目共12期,在全网平均收视率2.16,平均份额15.25%,最高单期份额20.37%,成为了2013年度全国上星频道中收视最高的季播节目。

  难得的是,这档爆款节目还收获了“零差评”的口碑。在豆瓣上,这档节目的评分为9.1分,超过60%的网友给出了5星的评价。节目播出后,不但Kimi、Angela、森碟等六个萌娃迅速成为了家喻户晓的“小明星”,还在网友间引发了亲子关系的大讨论。

  《爸爸去哪儿》爆红之后,荧屏上刮起了一阵户外真人秀狂潮。管家婆马报103期资料!国内各大卫视争相从海外引进版权,综艺节目正式进入户外真人秀的霸屏时代。

  眼看湖南卫视凭借《爸爸去哪儿》再度创下收视奇迹,其他地方卫视自然也不甘落后。2014年10月,《奔跑吧兄弟》在浙江卫视开播。节目一经播出,就凭借差异化的节目形式受到了观众的青睐,收视率屡次创下破3、破4的佳绩。

  “跑男”同样是引进版权的产物,原版是韩国SBS电视台综艺节目《Running Man》。登陆中国市场后,“跑男”每每破3的收视率,让其他综艺节目难以望其项背。广告冠名费也随之节节攀升,从第一季的1.3亿涨到了第四季的5亿。邓超、Angelababy等“跑男团”成员,因节目的火爆而身价暴涨。节目中的撕名牌游戏甚至火到了线下,不少城市都出现了“室内撕名牌场馆”。

  “跑男”的爆红,离不开节目中有趣的游戏和“跑男团”成员各具特色的表现。网上流传着这样一个段子:“邓超的数学陈赫的腰,祖蓝的大笑baby的娇,少林宝强会功夫,黑牛李晨体格好,郑恺一屁全撂倒。”看过“跑男”的网友,一定会懂得这个段子的“梗”在何处。在一周紧张的工作之后,“跑男”这样轻松欢乐的节目,成为了观众的放松神器。“跑男团”成员间亲如家人的兄弟情,也为观众带来了感动和力量。

  正当“跑男”自以为坐稳户外真人秀霸主之位时,突然从东方卫视“杀”出一位强敌,这就是《极限挑战》。

  与“跑男”的活力十足不同,《极限挑战》的嘉宾阵容除了张艺兴,全部都是35岁以上的“老男人”黄渤、黄磊、孙红雷、罗志祥、王迅。他们在节目里玩的,六和开奖结果13也不再是撕名牌等轻松有趣的游戏,而换成了更为“烧脑”的任务。从环环相扣的“时间去哪儿了”,到敢玩真爆破的“海岛求生记”,《极限挑战》中任务设置的烧脑指数、复杂招数都是普通的户外真人秀所不能及的,常常让观众大呼“智商已欠费”。

  节目中,每位明星MC都展现了不为人知的一面。曾经的文艺青年黄磊,居然是智商超高的“神算子”,常出演逞凶斗狠角色的孙红雷,居然是个时刻炫耀自己颜值的大龄儿童。成功的人设,让《极限挑战》远远超出了观众的预期,播出后迅速成为了“爆款。”

  由于这档节目在周日播出,受到观众开机率的影响,收视率一直没有超过“跑男”。但从口碑上看,《极限挑战》完全可以和零差评的《爸爸去哪儿》第一季比肩。在豆瓣上,《极限挑战》第一季的评分为8.8分,第二季高达9.1分,将不少在播的户外真人秀远远甩在了身后。

  多档现象级节目的出现,引得各大卫视纷纷跟风,就连“老大哥”央视也加入战局。一时间,户外真人秀在电视荧幕上呈现“霸屏”之态。

  短短三年间,《花儿与少年》、《极速前进》、《花样爷爷》、《偶像来了》、《了不起的挑战》等户外真人秀轮番开播。新节目数目之多,种类之丰富,令观众眼花缭乱。这些节目中,以竞技类、亲子类、旅行类节目最受欢迎。

  竞技类真人秀以“跑男”、《极限挑战》、《极速前进》为代表,每期节目都会设置多重挑战关卡,嘉宾通过智力和体力的比拼来赢得最后的胜利。亲子类真人秀以《爸爸去哪儿》为代表,聚焦亲子关系,展现父亲带娃旅游过程中的趣事和囧事。旅行类真人秀则以《花儿与少年》、《花样姐姐》、《花样爷爷》为代表,内容是嘉宾们用有限的费用去国外旅游。此外,还有野外生存类、生活体验类等多种节目类型。

  户外真人秀的节目形式不断丰富,明星阵容也在逐步升级。无论是电影明星、电视明星还是奥运冠军,甚至是淡出娱乐圈的多年的女神,都参与到了真人秀节目中。林青霞、赵雅芝、周迅、毛阿敏、黄渤众多明星大腕纷纷放下身段,变成了人见人爱的“综艺达人”。

  多样的节目形式,众多明星的参与,着实为户外真人秀赚足了眼球。户外真人秀也因此成为了时下最为热门的综艺节目类型。

  短短三年间,户外真人秀成为了各大卫视争相觊觎的“蛋糕”,呈现出一派非理性繁荣的景象。然而,多档同类节目的轮番轰炸之下,观众不约而同地出现了审美疲劳。“限真令”、“限娃令”的陆续发布,又给这些节目套上新的“枷锁”。老牌节目口碑、收视双双下滑,而新节目成为了“狗不理”,难以再现“跑男”般现象级盛况。

  户外真人秀节目的井喷,在给观众带来更多选择的同时,也陷入了同质化的怪圈。一档节目红了之后,无数个形式相似的节目立刻登上了电视荧幕。

  《极限挑战》、《了不起的挑战》、《挑战者联盟》让人傻傻分不清楚,《花样姐姐》、《花样爷爷》、《花儿与少年》听起来谜之相似,让观众有了“这又是同一档节目”的错觉。实际上,这些节目大多是海外的“舶来品”,不少节目本身就是“系出同门”。“花样”系列,“挑战”系列的同时出现,也就不足为奇了。

  自《爸爸去哪儿》爆红以来,各大卫视立刻开启了“海外版权争夺战”。目前热播的户外真人秀中,大部分节目都并非原创,而是购买了海外的版权。比如《奔跑吧兄弟》是引进韩国的《跑男》,《极速前进》是引进了美国的《极速前进》等。

  即使没有购入版权,国内的户外真人秀也离不开对海外节目的借鉴和模仿。这使不少节目陷入了“抄袭疑云”。《花儿与少年》被指抄袭韩版《花样姐姐》,《极限挑战》《挑战者联盟》《真心英雄》三档真人秀被指抄袭《无限挑战》,《偶像来了》也被指抄袭韩综《英雄豪杰》。

  看多了户外真人秀,观众已经对这些节目的“套路”相当熟悉,跟风、模仿的节目已经难以满足他们的猎奇心理。除了《极限挑战》、《偶像来了》等节目凭借用心的制作赢得了观众的青睐,一大批“跟风”节目最终都消失在了默默无闻之中。

  2014年收视率“独步天下”的爆款节目“跑男”,从第三季起陷入了收视瓶颈。无论是收视率、网络视频播放量,还是节目话题度,都无法重现往日雄风。

  到了“跑男”第四季,收视滑坡更为明显,平均收视率从第三季的4.27下降到3.59,期均播放量从3.07亿下降到1.66亿。同时,节目口碑也遭遇滑铁卢,从第一季的7.6分一路跌落到第四季的4.6分。

  究其原因,“跑男”游戏设计“换汤不换药”。第一季的撕名牌和指压板令人耳目一新,当这两个游戏玩了四季,观众就再也笑不出来了。同时,“跑男团”的固定成员已让观众太过熟悉,他们之间的互动很难再引起观众的兴趣。最近,Angelababy默认怀孕,竟引来不少“跑男”粉丝不约而同地留言“跑男”终于要换人了。

  自《爸爸去哪儿》带红了明星真人秀,户外真人秀一夜之间都患上了“明星依赖症”。没有一两个大牌明星撑场,似乎都不好意思出来宣传。而明星在真人秀节目中也卸下了偶像包袱,不避隐私,不怕尴尬地集体上阵,成为了节目的一大看点。

  明星的卖力演出,不但让观众大开眼界,也收到了广告商的“追捧”。为了利益,各大卫视都陷入了一场“明星争夺战”。林青霞、赵雅芝、周迅、孙红雷等影视圈大咖,都随之成为了热门节目的常驻嘉宾。因里约奥运会成名的“洪荒少女”傅园慧,也遭遇了多档节目的哄抢。

  节目对明星效应的过度依赖,导致明星片酬疯涨。据知情人透露,邓超在“跑男”的片酬为一集100万,这还算是“友情价”。而韩国原版节目中的“国民MC”刘在石,一集收入仅6万元左右,两者相差十分悬殊。看到国内真人秀的片酬如此好赚,不少明星都纷纷试水,一时间,综艺节目被明星大腕“霸屏”。

  随着明星在各档节目中轮番“刷脸”,观众陷入了审美疲劳,明星的吸引力也在逐步下降。以周迅综艺首秀为噱头的《西游奇遇记》收视扑街,全国网收视率0.39%,1.09的份额,排名17。以范冰冰和李晨合体为噱头的《挑战者联盟》同样收视不济,节目内容被网友群嘲为“看范冰冰如何拿下大黑牛”。这些缺乏特色、缺乏笑点的节目,即使邀来大咖撑场,也无法逆转扑街的命运。

  户外真人秀越来越多,想要突出重围也就越来越难。为了话题度和收视率,不少节目选择给内容的难度设置加码,用重口味的任务吸引观众。还有些节目,故意制造或放大嘉宾间的矛盾冲突,以求戏剧性的节目效果。

  在《跟着贝尔去冒险》中,明星们跟着贝尔吃了活蚯蚓、生牛心、生牛眼、牛睾丸、活蚕,最后还在贝尔的带领下,举杯干掉了自己的尿。节目播出后,引起了不小的争议。不少观众认为,在生存没有受到威胁的情况下,如此“虐星”根本就是在博眼球。而这些重口味的举动也没有拉动收视率。从首播起,这档节目的收视率一路低迷,最终悄无声息地收官。

  即使是收视率高的节目,也逃不开炒话题的“怪圈”。《爸爸去哪儿》第二季中,节目组多次炒作孩子之间的小矛盾,多多更是因为节目预告剪辑的误导,引起了网友的狂骂。另一档户外真人秀《花儿与少年》,甚至将“互撕”变成了节目的风格,连续上了两季的“小公主”明星,连续跟队友撕了两季,让观众瞠目结舌。

  要么生吃牛眼血浆四溅,要么一言不合就互撕,对观众来说,这些重口味的剧情看起来实在“闹心”。虽然观众希望看到冲突,看到明星的真性情,但这些刻意制造的冲突只会引来他们的反感。节目如果没有原创能力的支持,一味靠重口味、炒作搏出位,终究会被市场淘汰。

  限真令、限娃令、限洋令的陆续出台,给如火如荼的户外真人秀泼了一盆冷水,让不少地方卫视的王牌节目陷入了“生存危机”。

  2015年7月,广电总局下发了《关于加强真人秀节目管理的通知》(又称限真令),明确要求对真人秀节目进行引导和调控,坚决抵制真人秀节目的过度娱乐化和低俗化,避免一窝蜂盲目引进,避免过度明星化。一时间,靠明星博收视的户外真人秀人人自危,全明星化的综艺节目首当其冲地面临改版。

  今年2月中旬,广电总局下发《关于进一步加强电视上星综合频道节目管理的通知》(又称限娃令),要求严格控制未成年人参与真人秀节目,不得借真人秀节目炒作包装明星子女,也不得在娱乐访谈、娱乐报道等节目中宣传炒作明星子女,防止包装造“星”、一夜成名。

  这份被称为“史上最严”的限娃令,使国内亲子类节目面临前所未有的危机。原本定于今年7月播出的《爸爸去哪儿》延播,最近才刚刚传出开拍的消息。

  2016年7月,广电总局再下“紧箍咒”,发布了《关于大力推动广播电视节目自主创新工作的通知》(又称限洋令),规定“上星综合频道每年在黄金档播出的引进模式节目不得超过两档;每年新播出的引进模式节目不得超过一档,第一年不得在黄金档播出”。

  明星、萌娃、引进版权接连被限,显示了广电总局调控真人秀节目的决心。长期来看,这对“虚火旺盛”的真人秀节目来说,是一件好事。三道“紧箍咒”的下达,促使这些已陷入“审美疲劳”的节目进行改版,增加原创内容。当然,对制作公司来说,从引进版权到完全原创并不容易,此次转型的阵痛可能还要持续一段时间。

  短短三年间,户外真人秀经历了从爆红到走下坡的转变,不少爆款节目已从当年的“香饽饽”,变成了观众习以为常的“家常菜”。在泛娱乐化语境下,电视人依旧将收视为王奉为金科玉律,哪个节目都无法避免大浪淘沙式的残酷竞争。于是,敏锐的电视人又开启了新一轮的创新探索:

  对明星的过度依赖,让户外真人秀的路越走越窄。“限真令”的发布,则为电视人的求新求变注入一支强心针,结合明星和素人的“星素结合”模式便成为了当下综艺真人秀的新风口。

  前段时间,《爸爸去哪儿》宣布将以网综形式回归,并将采用“星素结合”的全新节目形式,选择三对明星家庭以及鲜肉+素人宝宝的组合,一起展开旅行。此前播出的《一年级》大学季、《约吧!大明星》同样采用了星素结合的形式,都取得了不错的收视效果。

  在这些节目中,以“明星”带动“素人”成为吸引观众的重要法宝。明星善于“秀”,素人胜在“真”。明星与素人的互动,不但使节目更接地气,也能让观众产生情感共鸣。在一些全明星综艺中,也融入了“星素互动”的形式。如《极限挑战》、《了不起的挑战》等节目,都将明星扔到“茫茫人海”中,明星在完成任务的过程中,多次偶遇有趣的素人,为节目贡献了不少笑点。

  在这个收视为王的时代,户外真人秀为了在激烈的竞争中突围而出,出现了过度娱乐化的倾向,低俗、重口味内容频出,一度被外媒评为“毫无教育意义可言”。“限真令”的出台,给这些节目敲响了警钟。不少户外真人秀节目借机谋求转型,为节目赋予了文化功能和人文价值。

  《极限挑战》第二季中,六位明星通过自身魅力和节目任务的设定,分别诠释了中国儒家最核心的六种道德品质仁义礼智信孝,将中华传统美德赋予了新的内涵。节目中,还致敬了历史故事,再现了“锁二乔”、“桃园三结义”、“七步成诗”等三国演义中的经典桥段。

  说到对传统文化的致敬,不得不提的就是《咱们穿越吧》。这档节目的风格独树一帜,可以称作是一档文化类真人秀节目。节目中,明星们共同“穿越”回历史现场,感受古人的生存环境、价值取向和奋斗历程。节目中充满着有趣的历史情境的再现,让观众能够跟随明星进入到历史世界中,边体验历史,边收获快乐。这种人文和历史内涵与趣味性的结合的形式,无疑是对真人秀节目的有益的探索。

  对于综艺节目来说,播出时间和播出平台非常重要。同一档真人秀节目,在一线卫视的黄金档(周五或周六)播出与在二三线卫视的非黄金档播出,收视率可能会迥然不同。周日播出的《极限挑战》、深圳卫视播出的《极速前进》就分别因为播出时间和平台的原因,在收视率上难以和“跑男”匹敌。

  不过,随着视频网站的兴起,以及年轻观众群体的崛起,越来越多的人选择在网上观看综艺节目,电视收视率也就不再成为衡量节目热度的唯一标准,不少节目都选择与视频网站合作,“跨屏“播出节目。同时,由于“限真令”、“限娃令”的出现,一些户外真人秀已经难以挤进“黄金时段”,《爸爸去哪儿》等节目迅速做出应变,将热门综艺搬到网上播出。

  为了寻求创新,同时也为更好的展示节目内容,一档户外真人秀节目尝试了更新颖的播出方式多屏“阶梯式”播出。这个“吃螃蟹”的节目就是全素人线个》。这档节目播出具体分为三个层次:在官网24小时看全程直播,通过腾讯视频客户端观看直播、花絮和精华版,以及周一至周五深夜零点在电视上收看当天的精编版本。

  这种双平台的剪辑与播出模式,是《我们15个》独创的,属于综艺真人秀跨屏播出和多屏互动的一次创新,也为综艺节目的形态和播出模式进行了有益探索。不过,这种播出模式目前比较适用于野外生存类节目,很多一次只录制两三天的节目无法进行持续不断直播。

  户外真人秀的一夜爆红,来自于节目的“新鲜感”。看到曾经高居舞台中央的明星,忽然被拉下神坛,观众窥视、猎奇和八卦的心理在“观看”中得到了满足。而高质量的节目编排,明快的节奏,用心的后期制作,使得“爸爸”、“跑男”“极挑”等节目成为了爆款。

  然而,真人秀的明星资源是有限的,引进节目的“套路”也迟早有玩遍的一天。当节目一味复制成功节目的“套路”,创新力难以承载观众的忠诚度之时,审美疲劳就变成了观众弃之而去的最大理由。虽然现在的户外真人秀依旧风生水起,但瓶颈已经清晰可见。

  短短三年时间,其实不足以使国内户外真人秀成长为一种成熟的节目类型。初期引进版权,借鉴已成功的节目模式,邀请明星大腕加盟,都是相对稳妥的选择。但一直依赖海外版权,依赖明星效应,只会让自己在“拿来主义”的泥潭中越陷越深。增强创新意识,走节目差异化道路,打出品牌后注意为节目“保鲜”,才是户外真人秀长久发展之道。

  还好,伴随着政策限制及国内制作团队的成熟,这股“买买买”的风潮也在逐渐褪去。《十二道锋味》、《奇妙的朋友》、《一路上有你》等原创节目陆续被推出。脱胎于海外综艺的热门节目《极限挑战》、《爸爸去哪儿》也在不断的创新和摸索中,找到了自己独有的风格。告别“拿来主义”后,自己的原创内容也同样可以很精彩。期待下一个十年,能有更多的原创节目,带领户外真人秀走上新的巅峰!